<ol id="cldgs"></ol>

    1. <span id="cldgs"></span><acronym id="cldgs"></acronym>
    2. <span id="cldgs"></span>
      <acronym id="cldgs"><sup id="cldgs"></sup></acronym>
    3. <optgroup id="cldgs"><em id="cldgs"><pre id="cldgs"></pre></em></optgroup>
      <optgroup id="cldgs"></optgroup>

      公司簡介

      News
      首頁新聞動態

      螢石價格瘋漲調查

      添加時間:2012-12-12 12:19:35

      生意社5月24日訊 氟化工上市公司無疑是過去幾個月A股最耀眼的群體之一,業績的爆發式增長、螢石的整合預期、股價的不斷攀升都為投資者津津樂道。

        在上游,由于儲采比下降、主要螢石消費國家和地區螢石資源枯竭、我國對螢石出口加強管制等原因,螢石價格逐步攀升;在下游,近年氟化工行業的豐厚盈利吸引了大量投資蜂擁而至。未來,螢石價格的上漲是否還將延續?氟化工企業的盈利是否長期可持續?產業上下游之間的整合又有著怎樣的進展與期盼?記者近日在浙江、上海走訪多家螢石采礦企業和氟化工生產企業,零距離觀察氟化工產業上下游,希望能為這些問題找到答案。

        5月上旬,浙江省南部某地,一輛黑色奧迪A6緩緩停在記者面前。來自北方的張明(化名)身材魁梧,近視眼鏡上夾著一副墨鏡片,向上翻著,頗有幾分時尚范兒。

        張明的身份是當地一家民營氟化工企業的副總,主抓投資方面的工作。一坐上車,張明便開始興奮地談起他近來收購螢石礦的種種體驗,這是他去年下半年以來的主要工作。他指著里程表說:“這是去年10月份提的車,這段時間都是開著它到處去看礦。”記者順著他的手指看過去,里程表上的數字是8萬公里。

        價格一年半漲逾3倍

        螢石是一種礦石,其主要成分是氟化鈣,而氟化鈣是下游冶金、氟化工等行業的基本原料。但這種礦石資源不僅不可再生而且非常有限,國務院辦公廳2010年的一號文件宣布對螢石礦的開采和生產進行控制。

        于是,螢石的初級加工品螢石精粉的報價呈現直線上漲趨勢,從2010年900元/噸上漲到目前接近3000元/噸。這還只是實體經濟,資本市場的放大作用更是把螢石概念推上了風口浪尖。A股中氟化工類上市公司如巨化股份(600160)、三愛富(600636)等均受到市場追捧,盡管上市公司本身都不擁有螢石礦資源,而僅僅是以螢石及其初級產品作為原材料,但市場對他們存有整合螢石礦資源的預期。

        局外人看來,螢石礦及其初級產品螢石精粉的價格已經經歷了巨大的漲幅,未來的價格走勢似乎面臨很大不確定性,但從記者此次調查情況看,這個行業里的所有人似乎都覺得,目前的價格還是太低。

        金華東方螢石公司董事長吳法燈1969年投身螢石行業,現已處于半退休狀態的他在同行口中是個傳奇式的人物,在行業內有著很強的影響力。“現在精粉的價格大概3000元/噸,折合1.5元/斤,比白菜還便宜,這能算貴嗎?”他反問記者。

        1950年,東方螢石作為新中國第一家螢石礦恢復生產,在此后近半個世紀的時間里,東方螢石一直是行業內國有企業的一面旗幟。直至上世紀90年代到本世紀初,東方螢石終于因為螢石價格過低、螢石資源枯竭和當地私營企業的競爭而改制,吳法燈成為它的新主人。

        吳法燈告訴記者:“以前,螢石市場很混亂,很多人都在私開亂采螢石礦,市場一直供大于求,價格一直很低。80年代出口的行情是精粉58美元/噸,一年全國可以出口130萬噸。而且當時出口的精粉要求很高,必須是最高等級?,F在不同了,價格580美元/噸都不止,還不是頂級的粉,就是三、四級粉外國人都要。”

        為保護螢石資源,我國從1999年開始對螢石實行出口配額許可制度,并一直延續至今。2003年螢石出口的退稅率為13%,到了2008年變成反而要征出口關稅15%。僅稅收政策的變化,就使得螢石出口成本提高了近30%。

        而在國內市場,緊縮供給的法令也是一個接著一個。2010年2月,國務院辦公廳的文件下發后,國土資源部、工業和信息化部等有關部委公布了《螢石行業準入標準》,對螢石開采和生產建立起了較高的準入門檻;同年5月,國土部和工信部分別下達了2010年螢石開采和生產的控制指標,開采總量1100萬噸;2011年,螢石開采和生產的控制指標進一步緊縮至1050萬噸。

        “不不不,你聽我說,這個價格不包含運費,每噸2850元,不可能再便宜了。”一進屋子,浙江武義神龍浮選有限公司董事長周愛馬就在不停地和電話另一頭的買家解釋精粉價格已不再是可以談判的籌碼,“我們可以和客戶簽訂長單,但只保證供應量,價格不固定,現在的行情是每個月上調200元/噸。”

        供給的減少必然帶來價格的上升,下游需求的快速增長也在給螢石精粉價格火上澆油。周愛馬告訴記者:“螢石價格啟動并不完全是受到政策的影響,早在2007年,螢石的價格就已經有抬頭的趨勢,因為當時下游的氟化工發展起來了,如果沒有氟化工,光靠以前的金屬冶煉這一個用途,開螢石礦永遠不可能有現在的價格,只能說是賺辛苦錢。”

        而張明對氟化工給上游螢石產業帶來的繁榮更是感同身受:“我認為螢石礦價格有繼續上漲的動力,螢石不是貴金屬,它下游有巨大的工業需求,而且氟化工在中國僅僅是剛剛起步,我能看得到的需求就十分旺盛,只要氟化工繼續發展,螢石精粉的價格至少會保持堅挺。”

        安全之憂致開采受限

        “世界螢石在中國,中國螢石在浙江,浙江螢石在金華,金華螢石在武義。”長久以來這是一段流傳于螢石業內的共識。

        1917年,中國第一家螢石礦山在武義開采;日本占領時期,約有2000名東北勞工為日本在武義掠奪式地開采螢石礦;上世紀90年代中期,武義當地有超過100座螢石礦山;目前全國螢石開采規模和在建規模的40%來自浙江。但現在,以武義地區為代表的浙江螢石產業正在忍受自身發展不規范帶來的痛苦。由于地方政府對螢石礦的安全性、環保條件存在擔憂,當地螢石礦的開采受到諸多限制。

        截至2011年5月上旬,金華全市有螢石礦297處,其中大型礦3處,中型礦7處,資源儲藏量約919萬噸,但絕大多數礦場處于停產或半停產狀態。即便在螢石價格高企的2010年,金華市全市只有12家礦山處于正常生產狀態,螢石產量僅為16.93萬噸,甚至沒有達到生產配額的22萬噸。

        金華市國土局礦管處處長黃志群告訴記者,地方政府的政策是采礦證到期一家關停一家,因為一旦出現安全或環保問題,相關部門需要承擔很大的責任,但是一個公益性探礦行為衍生出來的采礦權賣出去,財政也就收入幾百萬元,對政府來說,風險和收益不成正比。

        地方政府關停當地螢石礦的力度令人印象深刻,金華下屬的一個縣區政府就曾采取中斷炸藥供應的非常手段,強制當地3座采礦權證尚未到期的螢石礦停產。

        金華地方政府對螢石礦山的態度緊縮了當地的螢石供給,直接致使下游氟化工企業需從外地引進螢石精粉。2010年,金華全市選礦企業消耗螢石精粉100多萬噸,其中僅最主要的4大氟化工企業就需要消耗礦石精粉40萬噸,以此計算,當地尚未關停的螢石礦產能已不能滿足本地主要企業的需要。

        黃志群對記者說:“我們是從2010年6月23日,開始采取螢石開采的總量控制的,省里批準新的螢石采礦權需要至少6個要件,否則根本不會受理。但是我們自己也有個疑惑,就是感覺國內氟化工等下游產業對螢石的需求還是應該保障的。環境要保護,資源也要保護,那么下游產業是不是同樣要保護?”

        事實上,金華及其下屬的武義地區對螢石礦開采嚴格限制的理由十分充分。據粗略統計,上世紀90年代的十年時間內,僅武義地區因開采螢石礦而發生的安全事故造成的死亡人數就超過200人,對于地方政府而言這無疑是個極大的壓力。

        身為武義當地第一家民營螢石企業的掌門人,周愛馬對安全極為敏感。“金華和武義政府對開螢石礦不是很支持,因為安全因素吧,以前小礦很多,投入不到位。規范的企業稍微好一點,我現在每年都拿出營業收入的20%以上投入到安全、環保和復墾方面。”周愛馬說。

        目前,全國范圍內有1000多家螢石礦企業,年產3000噸到5000噸礦石的小礦山占大多數,據當地螢石礦主介紹,一個規范運轉且能帶來利潤的螢石礦,需要一定規模,數千噸的小礦山不可能滿足規范生產的要求。因此,現實中的螢石開采及浮選行業只能用小、散、亂來形容。

        吳法燈說:“螢石礦不像煤礦,它每個礦脈的儲量有限,而且政府早前規定的開采年限是3年,時限太短,開礦的企業不知道3年后是否仍由自己開采,因此導致很多礦山都拼命開采品位高的礦,企業都是算經濟賬的,也肯定不愿意進行安全、環保投入,這造成了極大的資源浪費和安全隱患。”

        更有甚者,部分不法經營者為了盈利,采取只上報少量產能,而實際上嚴重超采的方式,來逃避資源稅賦和強制性的安全、環保投入。這樣做不僅嚴重干擾了國家對螢石產品產量統計數據的準確性,更將原本應該與開采數量掛鉤的部分非生產性成本消滅于無形。

        相比于政府的一關了之,隨著螢石價格的走高,螢石企業自身盈利能力逐步提升,部分有責任感的公司開始逐步加大安全和環保方面的投入。行業中的部分企業正在努力走出低價、低質競爭的泥潭,但誠如浙江當地的一位螢石礦主所說:“螢石價格在目前的高位保持穩定是維持這種努力的必要條件。”

        下游企業進軍不易

        價格在繼續上漲、行業在逐步規范,那么下游的氟化工企業,特別是上市公司是否正在迎來進入螢石產業的機遇期?要找到這個問題的答案恐怕比想象中要困難。

        金石資源集團有限公司擁有全國近20年來查明的第一大、第二大螢石礦,是中國螢石資源儲量最大的螢石礦企業。但相比于它巨大的資源儲量,金石資源在杭州的辦公場所顯得極為低調和簡陋。

        金石資源副總裁趙進華告訴記者:“盡管螢石資源與氟化工是一個環環相扣的產業鏈,但下游的氟化工企業不易朝上游進軍。氟化工企業對螢石產業了解甚少,隔行如隔山,會經常在選礦、提純等生產工藝中遭遇技術難題,但對于我們長期專業從事螢石開采的企業而言,這就是一個非常簡單的問題。”

        趙進華或許并不是在夸口。由于長時間破壞性開采,浙江地區很多螢石礦區儲藏量已接近枯竭,由于缺乏較高品位的礦石,原先1.3到1.4噸原礦就可以浮選出1噸精粉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目前浙江許多浮選廠需要4噸多原礦才能浮選出1噸精粉。而原礦品位越低,對浮選技術的要求就越高。

        除了原礦品位較低,在工藝方面,浮選后的螢石尾礦一般仍含有13%至15%的氟化鈣成分,目前一些技術較為先進的浮選企業能夠對尾礦進行再處理,可將剩余氟化鈣中的50%重新提取。在螢石價格高企、螢石原礦品位普遍較低的情況下,具有強大的技術實力和經驗確實是螢石企業的一大優勢。

        撇開技術問題,單從經濟角度來說,通過新建方式進入螢石產業似乎也并不那么具有吸引力。周愛馬告訴記者:“現在一個年產萬噸以上的礦山,重置成本包括各種行政審批至少是數千萬元,就算礦石的品位非常好,能賣到1000元/噸,那也要2、3年才能回本。而據我所知,下游的氫氟酸工廠,相同的投資額,1年左右就能回本。”據了解,因為要經過有關部門的環保審批,并不是每一個擁有采礦權的企業,都能建設螢石精粉浮選廠。

        氫氟酸與螢石只相差一個環節,兩者產品價格之間的差距也還只是數倍而已,從氫氟酸往下到氟化工行業,越后端的產品產值越高,有時原料和產品之間的價差達到數十倍。

        三愛富董秘李莉給記者打了一個形象的比喻:“我們的產品價格基本上是以萬為單位的,而且大多數是10萬以上,螢石的價格是以千為單位的,如果螢石漲10%,我也漲10%,不僅能覆蓋螢石的上漲,還能有更多的利潤空間。所以,擁有螢石資源對上市公司的產業鏈是一種保證,但目前螢石的價格上漲還不至于影響到企業的業績。”

        浙江當地一家氟化工上市公司不愿具名的高管也對此表示贊同:“在氟化產業鏈中,螢石礦所占的成本比較小,不會對公司構成成本壓力,相反,氟化工企業倒是可以享受螢石目前小散亂產業現狀的紅利。上市公司對購買螢石企業不是很有興趣,因為收購螢石礦企潛在風險太大。”

        不過,雖然上市公司對螢石礦并不感冒,但民間的礦山收購交易仍然相當活躍。在螢石的傳統產區武義,很多當地礦山老板都已經開始到全國各地去買礦,其中福建、內蒙和江西是他們扎堆的熱門投資目的地。

        剛剛收購了2個螢石礦的張明撇撇嘴:“現在福建探明的可采儲量比較多,很多人都去了那邊,不過我們考察礦山的兩個條件,一是要有附帶的浮選廠,因為現在礦石的品位都很低,長距離運輸礦石劃不來;二是每年的開采配額必須要足夠,一兩萬噸我感覺都太小。而上市公司嘛,大多礦的運作很不規范,上市公司想要讓買進來的礦規范運作,可能還不如直接到市場上去買精粉來得方便。”

        張明話音未落,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張明熟練地掏出筆記本,草草記下了4個螢石礦的基本資料,抬起頭對著記者笑了笑:“看來我又要去趟內蒙古了。”

      火炬樹 速生柳 香花槐 金絲柳 垂柳 刺槐 饅頭柳 法桐 國槐 垂柳 楊樹 金葉榆 河北苗木 保定苗木
      canada goose jakker&canada goose jacka & doudoune canada goose& canada goose jassen & canada goose online
      色欧美片视频在线观看,国产学生拍在线视频播放,亚洲欧美中文日韩在线v日本,国产手机在线αⅴ片无码观看,国产小鲜肉gay在线观看 -